搜索 Search
旅游索引 :: Travel
博客索引 :: Blog
链接 Links
2005-11-15 03:14:55  By: tours 
康定:惊险刺激跑马山(1)
康定:惊险刺激跑马山(1)
 

  一首康定情歌,曾打动了多少人的心,引来多少人的向往。从少年时代朦胧的希冀始,梦绕魂牵十数载,直到1993年夏天才有幸去到那梦中的小城。

  那次去是两位姑娘与我同行。她们是我的同事,是受了我上一年只身独闯泸沽湖和我所描绘的浪漫旅程所吸引,坚决要求我带上她们。其实我心里直发秫。上一年只身出游,象只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闯,居然还左右逢愿,阴错阳差地平安归来。此次,又搭上两个拖斗,只怕自己难挑起这重担。

  坐一夜的火车到了成都,我们马不停蹄地搭上了到康定的汽车。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汽车使过广阔的川西平原就进入了高山峡谷之间。脚下是汹涌的大渡河,头上是陡峭的山壁,汽车蜿蜒前行,不时扑面而来的险境,使人心惊。途中,在泸定小憩,我们抓紧时间在泸定桥边拍照。那就是那座英雄的索桥,桥下的大渡河惊涛拍岸,汹涌异常,使人能感受到当年太平天国时石达开部全军覆灭的悲壮和红军长征时飞夺泸定桥的英雄景象。在路上我与两位姑娘开玩笑说,愿赌100元钱,我跳到大渡河里去游泳,而此时,面对咆哮的江水,我不由肃然起敬。

  告别了泸定桥,我们进入了贡嘎山风景区,藏区的特色突现出来。可以看见墙上的藏族文字和偶尔闪现的高原红。中午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那日思夜盼的小城——康定。

  这就是我日夜思念的那个城吗?这就是我梦中的那个城吗?群山峡谷中一片房子,一条街道从这端望到那端。城中,汉族和藏族混杂,那些魁梧剽悍的康巴人和喇嘛红色的长袍十分显眼,我们穿着短袖衬衫在街上走,也引来那些穿两层毛衣的人们好奇的目光。(出门时重庆正是火炉)

  我们安排好住宿,下午就登上了那位于城边的举世闻名的跑马山。

  跑马山并不高,山顶山的所谓跑马场也不大,不过倒真有几匹马散放在山上,不时从树丛中窜出来,吓得两位小姐大呼小叫。其时是阴天,那跑马溜溜的山上那朵溜溜的云也看不见,只有一朵乌云。在山顶上有一座佛塔,塔尖直指苍穹,甚是雄伟。林中不时飘出一条条臧民的经幡,其时四周没有什么游人,只有一个藏民口念咒语,手拿佛珠,在山顶佛塔的二层底座上绕着佛塔跑圆圈。整个气氛现得有些神秘幽深。不知怎么,我们就迷了路,天也快黑了,此时,有三位藏族姑娘路过,我们赶紧上前去问路,她们指了一条路,我们慌忙择路而行。走了很久才发觉,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而圆圈的中心正是山顶、佛塔。此时我们看见那佛塔底座的二层上,是那个念咒语、绕着塔跑的藏民,塔的底座平台上,是那三个藏民姑娘,她们神情有些古怪地并排着绕着塔在走,而第三层(外围)既是我们。我恍然醒悟,不由叫出声来:“喂,你们看,我们是在做着一个同心圆运动!”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我们更加体验到了跑马山上的那份神秘。

  不知什么时候,那念咒语的藏民不见了,三位藏族姑娘也不见了,真是来无影去无踪。恍惚中我们也顺顺当当地走上了归路。其实据说每年五月,阳光灿烂,跑马山上都要举行跑马节,那时是人山人海,风情万种呢。呵,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次日,我们上午好好地逛了一下康定城。那其实还真是一个很美丽的小城:两条喘激的小河合二为一奔腾咆哮着穿城而过,河上很多小桥,街上穿时尚服装的现代姑娘与穿民族服装的藏族姑娘各成一道风景,依稀可以找到那歌里唱的美丽姑娘的形象。下午我们准备上木格错,那是康定的一个著名的旅游点,离康定城25公里,是山顶上的一个美丽的湖。路上,我们邀请了一个香港同胞结伴而行。他是我在车站认识的,当时我们急于找一个人一同包车,以减轻我们的费用,我看见车站旁有一个背旅行包的人在看旅游图,就上去一拍他的肩头说:“喂,朋友!”他就跟我们来了。上山前,我叫两位小姐把那些从重庆带来的小吃扔了,以减轻负重。她们不服与我争论,我就说她们是包袱,把她们气得不行。我自己则只背个相机,扛个脚架,做出一副要大干的样子。最后,两位小姐还是舍不得扔东西,悄悄自己背上了山,后来还真亏了那些东西呢。

  我们包的是一个牌照都没有的看起来完全应该报废的吉普车,给我们开车的一个年轻人,居然是康定县旅游局的局长,他从部队转业回来不久,那时康定的旅游业才刚刚起步,一个局没几个人,人手不够。那一条路也是新修的,开在上面完全象是在搓衣板上行驶,好在路程不长。到了山上的停车场,车不能前行了,那局长说,还走四十分钟的小路,就可以到山上的招待所,他说好明天下午来接我们,就返回去了。剩下我们四个人沿小路向山上走去。天已近黄昏,那丛林中的小路只有一米宽,两边都是一人多高的草丛,我们走在里面象是走在密宫的巷道里,看着好象前面不通了,但走拢一转拐又柳暗花明了。先还很新鲜,大家有说有笑的,看着天渐渐黑了,四十分钟早过了,路还没有尽头,两位小姐开始着起急来。在路上就听那局长说过,这一带山上有黑熊,我的心里都一阵紧张,大家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只有沙沙的脚步声。两个小时都快到了,天都快黑尽了,我们都在怀疑是否走错了路,这时,一个姑娘兴奋地尖叫了起来:“看,那里有灯光!”我们终于到了。

  那晚,那招待所就只有我们四个游客,也就是说明天整个景区就只有我们四个人。招待所也共有四个人,一个所长,两个服务员,一个厨师。那晚,我们围坐一桌,吃着藏民的糌粑,喝着酥油茶,大家齐声唱起康定情歌,那火热的歌声,给美丽的夜晚、宁静的景区,带来了蓬勃的生机和活力。

  第二天,我们开始爬山上木格错。木格错意为“野人海”,是一个美丽的湖,但她在山顶上。我们沿着山间小路攀援而上,旁边就是汹涌奔腾的哑那河,那象瀑布似的河水,从山顶上飞流而下,发出雷鸣般的响声,使人惊心动魄。由于这几天一直下雨,有些地方小路被洪水中断了,我们只能脱了鞋,抓住岩边的树枝、草丛,小心易易地涉水过去,后来懒得脱鞋了,就穿着旅游鞋水中趟着,还觉得很爽。其实要是滑倒了,或者手没有抓牢被卷下去就完了。终于,我们快到山顶了,但却遇上了一个大峡口。那峡口两边是整壁的巨型石壁,形成一个门状,小路紧贴石壁而过,但由于洪水泛滥,小路已经看不见,只见水从石门流出。我首先下水冒险探路,在齐大腿深水中,水流冲得人站立不稳,我紧贴着石壁,抠着石缝,艰难地前行,如此一松手,被流水冲倒卷入中流,那后果将不堪设想。终于我走通了路,我又爬回来,自信地说:能过去,你们愿意吗?两位小姐这时表现出大无畏的精神,都表示愿意。那香港同胞本不愿意去,但见两个小姐都要去,也只有义不容辞地随我们去冒险了。我和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把两位女同胞和行李接应了过去,但立刻我们就傻了眼。前边很长一段路被淹没,一片混水,连路的影都看不见,又不知道要费多少周折才能过去?我问:还去吗?两位姑娘都看着我,那意思是让我拿注意。说实在的,我是不甘心的,但那香港同胞此时连连摇头说:不去了!其时,天上又下起了大雨,响起了雷声,我们伸开了雨伞,这时,一个响雷在我们的头上炸开,我好象感到手臂被人砸了一下,一阵发麻,雨伞掉在了地上。我一下意识到什么,大叫:不许打伞!我们迅速收了雨伞,把自己暴露在暴雨中。我终于也提不起精神了,决定下山。远处,已经能看见那金光闪耀的雪山,那山下就是那湖和草原,我们功败垂成了。在频频回首中,我们含泪踏上了归途。途中,我无赖地唱起:我们已走得太远,也没有后悔—— 

  车并没有按约定来接我们,通过招待所打听,才知道,公路被洪水淹没,车上不来,那就意味着我们被困在山上了。晚上又来了十多人,他们的车被搁在半路上,走了二十多里路上来的。一问,是来自我们家乡的,大家很是亲热。

  第二天,那些同乡上山去重复我们昨天的经历去了,我们就在山下玩。那附近的森林、小湖、小河景色也是很美的,特别是温泉,到处都是,小河边有一些地方冒出气泡的,那一片水就一定是温暖的。我们都脱了鞋坐在河边的树枝上,把脚侵到水里去,温暖的河水,洗去了我们昨天的疲劳。在那宁静的,没有污染的林间,水边,给人有一种远离尘嚣的感觉,我不由想到了科罗的《瓦尔登湖》。休息够了,就在林中或草地上玩。由于夜晚一场雨,早上起来冒出很多蘑菇,两个姑娘很惊喜,打着赤足在林中采蘑菇,用雨伞当提篮,一大篮一大篮的提来让我照看着,我一看不由哑然失笑,她们是是蘑菇都采,把一些花的红的毒蘑菇一起采了来,我一一把它们清洗出去,她们回来见了还很气愤呢。中午回去吃饭,由于昨天突然来了那么多人,把招待所的菜吃完了,平时都靠下面运上来,因为车上不来,也就接应不上了。我们采的蘑菇正好当菜,由招待所的厨师精心凋配做好,用一个大盆子端上来,吃起来好鲜美可口。下午又去林中河边玩,玩饿了,说想吃东西。这时两个女同胞变戏法似的拿出包里的小吃来,我一看,眼睛都大了。这下该她们教训我了,我也不管那么多,吃了个饱再说。

  晚上,那一大拨人回来了,也遭遇了我们昨天同样的命运,但他们也无悔,都说很刺激的。招待所说再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招待大家了。在那些人的鼓动下,我们当晚就与他们一起走路下山。直到天黑尽,才走到他们停车的地方。我们搭上他们的车往城里去。路上,很多地方路基被洪水冲坏一些缺口,是人临时用片石补上的,没有压实在,很松的,搞得不好就有垮塌的危险。最危险的一处,是公路被冲垮了一半,那堆上去的石头很松,又往外倾斜,下面就是咆哮的河水,因为是晚上,看不太清楚,前边一辆手扶式拖拉机过去了,我们的车正想跟着过,突然司机在缺口前停了下来,他走下去观察了很久回来说:“靠里面一排的人留下,靠外面一排的人全下来!”原来我们的车大,不象那手扶式拖拉机可以靠里面走,要是我们跟着过去,就有可能压垮石块,翻到河里去。为了减轻外面的重量,叫外面一排的下去,里面的人还不能下,要留下压重,就是要把重心尽量往里面移。我有幸成了压重的了。在过那缺口时,说实在的,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我们终于平安回到了康定城。

  在康定的最后一天是到塔公草原去。由于时间紧,我们只到了大草原的边缘。我们翻过了海拔4280米的折多山,到了被称为关外的高原牧区,看到了藏族同胞真实的生活。看见了草原、帐篷、牦牛。最让我感动的是我们接触到了真正的藏族同胞,感受到了他们那种真诚、淳朴和善良。

  在我们停下车跑下来,跑进草原去追逐那些牦牛,去拍那些帐篷时,那些帐篷里的藏族妇女只是不好意思地拉下一点篷布把脸遮住。有一群骑马的藏族小伙子过来了,主动问我们骑不骑马,望着那些魁梧雄壮的康巴汉子,我们怯生生地问:“多少钱?”他们说:“要什么钱呢,请你们骑着玩。”我太想骑马了,就想:管他的骑了再说,最多后面敲我们一笔钱。他们热心地扶我们上马,让我们骑够了,玩够了,才高高兴兴地骑上马而去,没有要任何报酬,我还真有点没反应过来呢。

  还有一家人,爸爸、妈妈和三个孩子,我们一停下车,他们就好奇地围了上来,只是看着,又不说话。我十分想给他们照相,特别是其中一个小姑娘,很乖,很有特点,她的妈妈不但同意,而且还叫多给她照一张侧面的。照完后,也不要任何回报就走了。我后来真后悔没有给点什么给她们作纪念。要想寄照片吗?她们可是流动的牧民,连通信地址也没有。但我从心里记着他们,我希望着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再次到那些地方去,我一定要去寻找她们,把照片给她。

  对于康定之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跑马山上那朵美丽的云没看见,木格错没能走到湖边,大草原也只到了边缘。说遗憾吗?有点,但我不后悔,因为我得到的已经很多。


TrackBack  [ Copy ]
http://tour.st800.com/trackback.php?id=254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旅游-Sichuan travel
四川旅游-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成都旅游·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74号
China Sichua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1 ST80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Powered By Dongjin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