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旅游索引 :: Travel
博客索引 :: Blog
链接 Links
2005-11-15 03:15:07  By: tours 
泸沽湖到亚丁:我的梦之旅(1)
泸沽湖到亚丁:我的梦之旅(1)
  完成泸沽湖到亚丁的徒步穿越虽然至今已半个多月,却仍然十分怀念这段美好而又辛苦的日子。一路上所经历的那些历尽艰险的,和那些生动有趣的点点滴滴,始终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这些都促使我今天终于坐在电脑前,试图去记录下在这段行程中发生的一切故事。

  出发前的准备

  自从三年前计划去稻城却未能如愿以来,去稻城亚丁一直是我心中的梦想。眼见周围的朋友一个个地去了稻城,自己却因为假期的原因一拖再拖,心里只有加倍地羡慕。因此今年早早就下定了十一左右要去稻城的决心,并提前两个多月开始了准备,定下了徒步穿越泸沽湖到稻城亚丁的计划。

  准备工作一波三折。出发前一个月,我突然感到剧烈的腰疼,急诊结果是肾结石。接着右脚踝又在一次踢球时严重扭伤,导致行走困难,后来整个徒步我都是在右脚踝贴满止痛膏,戴着护踝的情况下完成的。然后就是开始不停的咳嗽,一直拖到出发时仍未痊愈。找同伴的过程也是柳暗花明,起初只有阿锋一人定下和我一起走,一直到临行前,同学阿昶、朋友阿馨、林医生、阿锋的孪生弟弟阿忠才确定加入,令我惊喜万分。
 

  从昆明到泸沽湖

  D1(9月19日) 初抵昆明

  这一天终于到了。按照约定的时间,9月19日早7点15分,我们准时在广州白云机场集合,一大堆大大小小的背囊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8点正,飞机起飞,9点45分到达昆明巫家坝机场。行程的开始,一切都是那么容易让人兴奋,连在巫家坝机场上停着的30多架歼-六和歼教-六也足以让我们激动了半天。

  约11点半,我们在昆明汽车西站买好了下午4点开往宁蒗的卧铺汽车票,并寄存了大包后,坐公交车到正义路找饭吃。昶两年前到过昆明,他带着我们转来转去寻找他记忆中的那家饭馆,只不过,他不仅不记得位置,连饭馆的名字也不记得了……一群饿驴在正义路转了N圈,并询问了N人后,仍然未得要领。最后,我们在一家名叫“昆明老房子”的饭馆前停下来赖死再也不走了,并强拉了昶进去,无情地击碎了他继续追寻记忆的梦想。

  “昆明老房子”所处的建筑,据说有200多年历史了。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菜的味道还可以,价钱也不贵,6个人才花了115元。吃完饭,我们去正义路上采购。昆明的户外用品明显比广州贵得多,我花了30元买了一罐南韩长气罐和一个小指南针。唯一比广州便宜得多的东西是3升凯梦来水袋,只要56元,而我在广州买的是92元,强烈吐血!

  走出正义路经过一家叫“马家大院”的饭馆时,昶突然大叫,就是这里了!原来这就是他千寻百觅的地方,哈,可惜太晚了,我们一个个早已酒足饭饱了。

  下午4点40分,开往宁蒗的汽车才磨磨蹭蹭地出发。车是西站里最旧的一辆车,好在车内环境还算过得去,不算很脏。夜里天空晴朗,众星繁布,连银河也清晰可见,我和馨、昶趴在车窗旁看星空,讲鬼古。一夜无事。

  D2(9月20日) 徒步泸沽湖

  半夜修了近一个小时的车,第二天早上9点左右到达宁蒗。在汽车站旁边的一家小店吃早餐——每人一碗米线加一个鸡蛋,4元/人。店子很不起眼,但味道很不错。10点15分,坐中巴去泸沽湖落水村,15元/人。快到泸沽湖时中巴司机提出帮我们冲卡逃票,条件是每人给他20元。我们本想下车徒步从田里穿进村逃票,但看看车外下着的大雨,还是答应了司机的条件。

  近1点,到达落水村,一行6人加上我们在从昆明到宁蒗的车上捡来的欣MM下了车。欣是昆明MM,一个人从家里溜出来,打算独自环泸沽湖徒步。中午在落水村“母系世家”吃午餐,点了摩梭特色食品“摩梭香肠”、“猪膘肉”,泸沽湖特产“银鱼煎蛋”、“香菇”、“小瓜尖”等,总共才花了76元。

  在饭馆门口站着几个摩梭MM在吃东西,其中一个染了发的MM打扮还比较时髦。开饭前我和MM聊一会儿,MM把她吃的一种叫“米灌肠”的东西给我品尝。“米灌肠”是一种类似香肠的食品,只不过里面灌的不知是糯米还是大米,切成一片片来吃,味道还过得去。

  吃饭的时候听老板娘介绍,旁边的“大狼吧”的老板娘海伦是走婚到泸沽湖的广州人。于是吃完饭就和锋走到大狼吧去看看。海伦去了昆明,只有他丈夫大狼在。和大狼聊了一会儿。大狼把他以前穿越泸沽湖亚丁的照片给我们看,并对我们说我们现在穿越的时间不好,这里下雨,亚丁那里肯定在下雪,还警告我们说从卡尔牧场到邛引村之间的路上有狼,着实让我们紧张了一阵。

  从大狼吧回到母系世家,收拾好背囊,下午4点左右,7人全负重徒步沿着湖边公路向里格村走去。行李很重,我背着自己的一大一小两个包,再抱着馨的小包,全部加起来接近30公斤。路上曾有人提议截车,一人押着全部行李先到里格村,却因为没有人愿意放弃徒步而作罢。一路上断断续续地下着雨,在一次雨停后,泸沽湖上出现了两道美丽的彩虹,谋杀了我们不少胶卷。路还算好走,但不停地上坡下坡。由于负重,行进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要慢许多,从落水村到里格村约8公里的路程,到达里格村的清淳屋时已经是晚上7点,比预想的1个半小时整整花多了1倍时间,体力几乎透支。

  如果说落水村是旅行团到泸沽湖游览的主要景点,那么里格村就是喜欢自助游的背包客集中的地方。清淳屋的老板“泸沽三鲜”是三个人:老地主、浪子、次第。老地主和浪子外出了,只有次第在。我们把行李卸下后,和次第聊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扎西家看看,商量一下请向导的事情。于是我和昶换了沙滩鞋去找扎西,其他人就留在清淳屋休息吃饭。

  扎西是个曾到广州打过两年工的摩梭族青年,这两年专做背包客的生意如住宿、向导等等,在网上非常出名,从泸沽湖徒步穿越到亚丁的驴子,大多到扎西家请向导。我们摸黑找到“扎西聊吧”的时候,扎西正在接受几个“新华社记者”的采访,于是我和昶就坐在门口等。聊吧有几个深圳游客,对扎西赞不绝口,据他们说已经在扎西家住了3、4天了。等了一会儿,采访完了,我们进去见到了扎西,果然如网上所说,是个帅哥(后来昶说他长得象阿兰德隆)。那几个新华社记者见到了我们,大声叫我们“驴友”,原来他们在来里格村的路上见到了我们徒步(据昶后来对我说,当时他们曾在车里冲着我们大叫“向驴友致敬!”,我当时落在后面,没有见到)。记者们说要采访我们,我们连说不要不要。记者们退一步说要给我们照相,让我们和扎西面对面坐着。照就照吧!我转身就想把身上穿的OZARK冲锋衣脱掉,他们连忙阻止我。我说,穿着这个多傻啊!他们说这上面的“OZARK”标志是专业的象征。晕倒!

  和扎西聊了一会儿,感觉扎西和网上描述的一致,是个有抱负有野心的生意人,但扎西的老婆却很淳朴老实,话也不会多说一句。扎西介绍了一下徒步路线,和我们事先了解的基本一致,并一再向我们声明这条路线是他自己开发的,保证是风景最漂亮的一条路线。扎西开价向导每天100元,马匹每匹每天50元,也和我们事先了解的扎西以前的价格一致,也知道他实际只付给马夫每匹每天25元。

  聊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进来说有人掉湖里了。我和昶立刻冲了出去,却见不到人。原来是有人喝醉了酒,掉进湖里已经爬起来了。然后就见到一个醉汉走过来抱着扎西叫大哥,把扎西拖走了。我和昶在扎西家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清淳屋,商量后还是决定请扎西家的向导。于是打电话给扎西确认,扎西安排他的二哥品措当我们的向导。

  次第走过来和我们聊天,原来他是蒙古族人,喜欢泸沽湖这个地方,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清淳屋有台电脑可以上网,但中了病毒。我们帮次第清除了电脑病毒,馨上网把这两天拍的数码照片发给了朋友。晚上就住在清淳屋,15元/人。

 

  D3(9月21日) 温泉乡里泡温泉

  早上6点,手机闹钟响了,爬起来收拾东西、洗漱,顺便拍了其它房间的门叫醒他们后,我沿着泸沽湖出去散步。天气不好,拍不到日出,很有些失望。8点钟回到清淳屋,等同伴收拾东西,无所事事地坐在院子里发呆,写日记。

  9点,出发去扎西家。在扎西家吃了早餐。又遇到那几个新华社记者。吃早餐的时候下起雨来,雨很大,没办法出发,于是吃完早餐就在里格半岛闲逛。昶和馨发现了一棵结满梨子的梨树,用对讲机急呼我和林医生过去,结果8个梨把我们的口袋塞得满满的回来。约11点半,雨停了,我们与扎西合影,与欣MM告别,然后去清淳屋把行李装上车后出发去永宁。

  车子是长安0.6,司机是扎西的侄子扎实。大包小包将车后箱塞得满满的,我和昶、林医生坐在后箱,其他人全部挤进了车头,严重超载的长安0.6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出发了。

  下雨后的路况很糟,崎岖泥泞,坐在车尾象坐过山车一样被抛来抛去,我必须死死抓住车箱的架子才能避免被抛出车外。

  中午12点左右,车到了永宁。永宁是一个比较热闹的镇子,品措带着我们在农贸市场采购生活用品。在这里我们购买了米、面条、腌肉、鸡蛋、牛奶、姜、蒜、盐、白糖、黄糖、砖茶等食品,和水壶、高压锅、煮锅、酒精等生活用品。

  午饭是在农贸市场边上的“老地方餐馆”吃的,有新鲜的牦牛肉、土鸡蛋、排骨等。这是我们徒步前的最后一顿丰盛的大餐,以致一直到后来徒步快结束前,仍被昶不断地提起,看得出来他在徒步过程中还在一直怀念着这顿最后的午餐。

  吃完午饭,继续上路至温泉乡。约下午3点,我们到了今晚的借宿地—阿若瓦村格次家。这是一户很传统的摩梭族民居,房子据说已有200多年历史。进屋的门槛很高,进去后在客厅的中心是一个火塘,这是摩梭人家里最重要的位置。我们就围在火塘边休息聊天。

  到了温泉不能不去泡温泉,开始徒步后将不再有机会洗澡了。扎实说这里的温泉是男女同浴的,大家都不准穿衣服,谁穿衣服就赶谁出去。馨听了后花容失色,以致我们再三保证我们会穿着泳裤泡温泉,馨这才忐忑不安地跟着我们一起去了。

  格次家两个十来岁的小MM尔车玛和打史支玛带我们去温泉。那个温泉有两个池,一个是泡池,水浅些,有三个泉眼,可以坐着慢慢泡;另一个是泳池,水深些,可以游泳。进温泉的时候,几个男人正在里面泡着,一个人站起身来,我留意了一下,是穿着裤衩的,嘿。进了温泉,我们几个大男人二话不说换了泳裤就跳进了温泉。扎实动手动脚想扒我们的泳裤没有得逞,装着气呼呼的样子走了。馨则还在走来走去看有没有泡温泉的单间。突然听到大家鼓噪起来,原来是原先泡温泉的几个男人上水穿衣服,其中一个果然是没穿任何衣服的,嘘声、掌声四起……

  管温泉的一个MM走过来,请我们到旁边的泳池去,说是格次家两个小MM不好意思当着我们的面脱衣服。原来她们也是没有泳衣的。我们去泳池游了一会儿,泳池看起来很脏,水面上漂着一块块的青苔,感觉很恶心。过了一会儿那个MM过来叫我们,说可以回去泡池了,这时反倒是我们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在泡池泡了一会儿大家又自然起来,两个小MM没穿衣服,却也很大方,跟我们一起玩闹。

  6点泡完温泉回到格次家,两个小MM带我们到旁边的山上去采菌子,这是我们的晚餐之一。晚上我们在二楼走道上打地铺,照例是鼾声此起彼伏,忠还中了招,被一个虱子上了身,此后的日子里不断与它发生亲密接触。

  D4(9月22日) 徒步的开始:走向梦想

  晚上很冷,地板又硬,醒了好几次,不断看表,好不容易熬到了6点多起床。昶、林医生和馨去爬山,我收拾了一会儿东西,抬头见到有霞光出现,赶紧抓起相机就跑上了山。可惜,太阳在云层里忽隐忽现,还是没能拍到日出。我一直爬到山顶,山顶上有一座玛尼堆,山另一面的景色非常漂亮,一条闪亮的小河穿过绿色的田野,弯弯曲曲地流向远处。我拍了一些照片,看见林医生、馨、锋和忠在对面山上,昶已跑得不见踪影。

  下山,回到格次家吃早餐:酥油茶、糌粑和煎饼,味道还很不错。林医生则对这些东西不太接受,对着酥油茶和糌耙一脸愁容。馨出了个馊主意:让林医生嘴里含着一颗大白兔奶糖来吃。

  9点,收拾停当,再次背着大包小包负重出发去会合马帮。途中截了一辆机动三轮车,昶押着全部行李先行赶往约定的会合地点瓦拉别。约9点半,大队人马到达瓦拉别,马帮还未到。等了一会儿,见到一名马夫带着六匹骡子赶到。马夫很面熟,似乎就是我在网上见过照片的一世德钦,一问,果然是他,不禁又惊又喜。百年孤独的攻略里曾对德钦赞誉有加,因此在里格村时我们还曾经向扎西问过能否请到德钦的马帮,当时扎西推说德钦外出了,想不到最后仍然是他。德钦今年56岁,住在八家村,普米族人,很瘦,一脸沧桑的样子,从十几岁开始一直做马夫至今。在后来的日子里,德钦和他的外甥苦如成了我们很好的朋友。

  备马的时候,德钦说我们的行李太重了,需要租多一匹骡子,我们同意了。于是六匹骡子先上路,又叫了德钦的外甥苦如再回家赶多一匹骡子追我们。10点15分,此次泸沽湖至亚丁徒步穿越正式开始。

  人和马沿着一条土路走了约15分钟,在一个Y型岔路口沿右边一条山边小路继续前进。天气晴朗,阳光灿烂,蓝天上朵朵白云衬着远处的青山分外清爽,身边绿草繁茂,野花争艳,令人精神振奋,心情愉快。望着伸向远方的小路和前方的连绵群山,心里有个声音在喊:稻城亚丁—我的梦想之地,我来了!

  精神爽利,脚步轻快,我们很快就把马帮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在一个岔路口,我们等到马帮后往右转进一片草地。草地上几个小孩在放猪、嬉戏。馨迫不及待地掏出巧克力和糖分给小孩们,我趁机拍了几张照片。草地上没有路,连续几天的阴雨使草地上处处积水,把草地冲刷出一条条沟壑,一不小心就会陷进过脚深的泥中。过了草地开始上山,山上的道路更加泥泞。所谓的路,其实只是人和马踩出的一条沟壑,马踩下去泥直没到膝盖,我们只得蹿来纵去寻找稍干的地方落脚。穿过一片原始森林,中午来到一个草坪休息,苦如也已赶到。德钦和苦如生了柴火,煮了黄糖茶,中午就吃腌肉面条(昶主动提出承担做饭的任务,以后基本上都是我们负责做饭)。以后每次中午休息和晚上扎营,德钦和苦如都先会生火煮茶,让我们在疲劳的时候能够舒舒服服喝上一碗热热的黄糖茶。

  下午依旧是泥泞的山路。经过利加嘴村,在一座小桥前转右沿着河涉水而走。再走一段,路过山腰一片用篱笆围起的封山育林的地方,顺着篱笆,再翻过一个小坡。路上德钦在一个鸡场向人借了一把斧子,以后砍柴做饭就靠这玩意了。4点多到达一个山腰上的草坪,草坪下有一条溪水流过。德钦说今晚就在这里扎营,于是生火煮茶。我们搭起帐篷,我在溪边把沾满泥的裤腿和鞋洗干净,并抹了一下身。昶煮了腌肉饭和鸡蛋。吃完饭,大家坐在篝火边聊天。谈起第二天的行程,这才发现品措准备带我们走的路线和我们原先计划的有所不同。品措准备带我们沿着大路经过古尼、水洛,而我们计划走的是翻过雀儿山、经邛引到达金矿的穿越路线。我和昶立即向品措重新说明了我们的计划,又找到德钦将路线详细解释给他听。德钦连连点头,说这条线他已经走过几次,很清楚,没有问题,我们这才放下心来。我们提起在网上看到的MAN、百年孤独、不在犹豫、西瓜刀四人徒步穿越这条路线的事情,德钦瞪大了眼睛,一副惊讶万分的样子,很奇怪我们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我们将百年孤独的攻略上描写德钦的句子念给他听,德钦不停地笑,并一一数出四人的名字,说他们曾在路上买了一只羊吃,还说起不在犹豫跑死马的故事。
TrackBack  [ Copy ]
http://tour.st800.com/trackback.php?id=224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旅游-Sichuan travel
四川旅游-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成都旅游·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74号
China Sichua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1 ST80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Powered By Dongjin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