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旅游索引 :: Travel
博客索引 :: Blog
链接 Links
2005-11-15 03:15:25  By: tours 
徒步穿越 最初的梦想未完成(1)
徒步穿越 最初的梦想未完成(1)
   三月初的一天,百无聊赖我去上网,照例首先打开了中国户外资料网,进入学生户外论坛后,看到了一张新帖,是约驴友五一去四姑娘山徒步穿越的,正愁五一找不到地方去的我顿时来了兴致。再把这一计划给刚成新驴的大一MM小珊一说,她更是跳着叫着,哭着喊着要去。于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五一国际劳动节。

  按照原定计划,要去的驴友于一号下午在天府广场碰头。集合完毕,共到驴友11人,分别为:我,张科伟,网名:我要的幸福,文理学院;小珊,文理学院;周益民,成都理工德阳分校;DWander,电子科大;pinpin,成都信息工程学院银杏学院;白巧克力,杭州;寂寞的季节,湖南;朱蕾,湖南。还有来自泸州的一家子,爸爸:阿良,妈妈:叶姐,都是医生,女儿:死鱼鳅,八岁。见面后我们便分头行动,补充装备,购买食品,订车票......忙的不亦乐乎。

  第二天早上七点的车,我们坐在车上,还在兴奋的谈论时,汽车已缓缓地驶出茶店子车站,驶出成都,向着川西,向着四姑娘山进发了......

  过映秀,穿卧龙,翻过海拔4200多米白雪皑皑的巴朗山垭口,我们终于在下午2点多到达了四姑娘山脚下的日隆镇。这里的人大多是像我们一样穿着各色冲锋衣的背包客,让我觉得很是兴奋。找到了早已到日隆两天的另一位驴友牛神,这样子,我们的队伍便扩大为12人了。联系好了住宿我们便开始计划第二天的穿越。

  此次穿越的路线是一条专业三级有一定难度的路线,具体为D1:长坪沟口-木骡子营地,约20多公里;D2:木骡子-叉子沟口,约30公里;D3:翻垭口,303林场—理县,约45公里,其中垭口海拔4600米,沟内平均海拔3000米。

  日隆海拔3200米,阳光很好,晒得我很舒服,不过昼夜温差很大,晚上睡在旅馆里,裹着睡袋仍能觉出一丝凉意,还好一直谈之色变的高原反应还没降临到我们头上。第二天一早醒来,吃好早餐,打好背包,我们开始了穿越的第一步,考虑到海拔高,路程远,我们还租了两匹马随行,以备不时之需。

  从长坪沟到喇嘛寺是一段路况很好的水泥路,我们大概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便轻松搞定。在喇嘛寺稍事休息后,我们转入了一段木板栈道,栈道的两旁是针叶阔叶混交林,参天古木郁郁葱葱,树上和地上都铺了厚厚的一层苔藓,树上挂满了藤萝随风摇曳,仿若回到了远古时代,山坡下还有一条潺潺的小溪奔流而逝,在往后几天的穿越中,小溪一直伴在我们左右,给我们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快到中午时分,我们才走完这条木板栈道,大家都有些累了,老天却又不合时宜地下起雨来,前面的路变成了一条泥泞的小道,无心欣赏风景,我们继续默默地前行,步子却不如开始般轻快了。由于体力的原因,队伍在慢慢拉长,当最后一批人气喘吁吁地赶到位于四姑娘山幺妹峰脚下的二道坪时,已是下午四点。二道坪这里有一小块草坪,边上是清澈的小溪,并能遥望苗条秀美的幺妹峰。这时,天气也转好了,温暖的阳光重新照在我们身上,天空仿佛透明般纯蓝,还飘着白云朵朵。我们决定在这里吃晚饭,于是铺好地席,拿出炉头气罐高压锅,还有米,菜等。平时在家懒得动手的大学生们,现在为填饱自己饥肠漉漉的肚子,也纷纷淘米洗菜,好不热闹......

  KOVEA的camp4炉头果然不错,火力强劲,热量集中,不一会儿饭就好了,再说菜,哇靠,死鱼鳅他们一家还带了新鲜的蔬菜,还有自制的熏肉,真够FB(腐败)的,看得我们这一群只带了咸菜盐蛋的懒鬼眼睛都绿了。因为海拔较高的原因,即使是高压锅,煮出的饭也还是有一点夹生,但我们这群饿狼也顾不了这么多,冲上去便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后,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好些人有了高原反应,面色潮红,头晕,恶心,四肢无力。现在是下午五点多,而离木骡子营地还有近10公里的路。经过简单商议我们决定由体力尚好的我,白巧克力,寂寞的季节,pinpin先赶往营地扎营,其余人原地休息等体力恢复再走。于是我们四人便先赶路,这一截差不多都是在密林中穿越,林中阴森恐怖,偶尔才能透过树缝看到远处的雪山和漏进来的阳光。

  我们四人一直走到7点多钟,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哇靠,真是豁然开朗,眼前是一大片草甸,上面已经搭起了不少帐篷,两旁和远处是高大的雪山,山上厚厚的积雪气势逼人,仿佛随时可能崩塌下来。顾不上欣赏美景,顾不上休息,甚至顾不上喝水,我们选择了一块空地便开始扎营,天也快黑了。等我搭好帐篷,天已完全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泸州一家子和马夫也赶到了,而小珊他们还在后面,我不由地担心起来,于是我又回头去接他们。头上的头灯在广袤的黑幕中只能发出微弱的光芒,勉强能照亮我前面几步的路。越想到他们,我就越担心,也不管脚下的崎岖和泥泞,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前面的一束光,是他们来了,看这他们一步一歇的狼狈相真想笑,可现在却只剩喘气的力气了。带他们到营地,已快晚上9点,别人的帐篷里早已亮起了朦胧的灯光,更有甚者已是鼾声大作。匆匆洗漱完毕,钻入帐篷,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周身说不出的不舒服,一直到下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去。第二日早上醒来,感觉浑身无力,头像是要炸裂似的疼,口里干得要冒出火来,挣扎了几下都没爬起来,一个可怕的现实摆在了我的面前,由于昨日过度疲劳,我也高原反应了。我赶紧翻出包里仅存的几颗红景天服了两颗,才稍有好转。

  清晨的木骡子是很美丽的,一大片灿烂的阳光铺撒在周围的雪山,草地,溪流上。蓝天,白云,绿草,清水,一切都是那么原始,自然,纯洁。我们的左边是婆缪峰,右边是幺妹峰,对面远处是骆驼峰,山峰上全是厚厚的积雪和嶙峋的怪石,那高耸入云的巨大山体气势恢弘,让我们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不由得对它们心生敬畏。

  古人云: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享受着阳光,远眺着神山,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轻轻地闭上眼,用心灵去感受这美好的自然,仿如一股清泉流过心田,洗涤了往日的尘埃,让我忘记了都市的喧嚣,平息了内心的噪动,只想在这蓝天下狂奔,在这山水间暴走,把心灵融入这清纯的世界,回到最初的纯真。

  早上9点多,吃好了早饭,收拾好垃圾,我们拔营起程,准备赶往下一个营地。由于高原反应严重,我把我的70升大包放到了马上,背着小珊的45升BIG PACK包,虽比我的包轻多了,但还是累,不一会儿,我和小珊,周益民还有牛神就掉队了。掉队就掉队吧,管他呢!还能静下心来好好欣赏风景和拍照片。长坪沟的风景主要就集中在木骡子到叉子沟口这一带,但这一段没有路,一般游客难以涉足,基本上很难见到人,偶而见到的,只有背包客。接下来的这段是一片沼泽,大概有近10公里,没办法,只能穿过去。开始大家还小心翼翼尽量避免踩到水里,但难免一下就陷到半条腿深,即使穿着有GORE-TEX面料的鞋也灌水了。一路下来,大家都成了“湿足”青年。祸不单行,我们正在沼泽里遭罪时,一下子晴朗的天忽然转阴,随这一阵妖风吹过,顿时下起了冰雹,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遇见冰雹,像米粒似的冰下雨一样直往地上掉,冰雹越下越大,风也越来越烈,气温也在急剧下降,尽管有冲锋衣的保护,还是让我们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眼在天堂,身在地狱”。一阵煎熬过后,风停了,冰雹不下了,阳光又重新照到我们身上,可没高兴多久,天一阴,冰雹又来了.....极度郁闷!

  路上遇到一支从理县穿越过来的驴友,我们就向他们打听了一下翻垭口的情况,垭口因为海拔高,积雪深,地形复杂难走而成为这条穿越路线上最大的难点。他们告诉我们说垭口现在雪特别大,最深的地方有齐腰深,紫外线也很强。他们说的时候我留心观察了一下他们,好些人的脸被强烈的阳光晒爆了皮,指甲盖里充了淤血——这是严重缺氧造成的,还有人得了雪盲....我又想到我们一行12人只有两副雪套,两副雪镜,很多人连冲锋裤都没有,还有一个八岁的小女孩......我不禁为我们能否穿越过去以及穿越中的安全担心起来。

  别过那支队伍,我们继续赶路,不一会儿又下起冰雹来,真是折磨人啊!当我们最后几个摇摇晃晃走到营地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虽已是筋疲力尽,随时可能倒下,但我还是支持着搭帐篷,因为迅速转阴的天气和天空中隐隐的雷声预示着坏天气的来临。果然不出我所料,就在我刚搭好帐篷的时候,一场特大的冰雹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这次的冰粒有如黄豆般大小,且迅猛异常,像暴雨一样倾盆而下,地上顿时白了一片。我忙钻进帐篷,在里面只听得冰雹打在帐篷上噼里啪啦直响,雷声和闪电也乘势而来,一声比一声大,一道比一道亮,真不知道是炼狱的煎熬还是涅槃的痛苦。

  冰雹一直在下,都已经10点多了,还没有半点变小的意思,小珊已经睡着了,我却一直在担心明天穿越的事,一直没睡着。一直到半夜1点多,冰雹才停了下来,外面的气温降到了零下好几度,把睡袋又裹紧些,我才迷迷糊糊地睡了。在半梦半醒间,我忽然梦到了从小学到大学所走过的路程,梦到了这一路上所遇见的人,梦到了我的老师,我的朋友,我的父母,他们的关心,鼓励,顿时历历在目,让我在这恶劣的环境中又有了战胜困难的勇气......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直到叶姐来叫我们起来了,我才彻底醒来,看到身边的小珊还在睡,没忍心叫她。我穿好衣服走出帐篷一看,地上的冰已经化了大部分了,而帐篷的外帐上也结了一层冰壳。这时,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昨天下午垭口上发生了雪崩,并有一支队伍在穿越时有一名队员不慎滑坠,把腰摔断了。昨天夜里垭口上也下了很大的雪,今天的雪深可能近两米,而且极易发生雪崩,我们赶紧开了个会,最后一致决定,为了安全起见,放弃穿越垭口,原路返回......

  我们心情沉重地吃过早饭,背上包,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垭口,开始原路返回,不过这也不轻松,因为我们今天要走回日隆镇,也就是一天要走完两天的路。我们已无心欣赏重复的风景,只想匆匆地赶路。走在回头路上,大家皆无语,忽然听见小珊在唱范苇琪的《最初的梦想》,婉转的歌声在寂静的山谷中回荡,清脆而空灵。当她唱到:“最初的梦想一定要到达,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我突然鼻子一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经过又一天的艰苦跋涉,我们都回到了日隆,第二日便坐班车回成都,此次的穿越也以未完成而告终,不过,我还会来的,因为山还在那里;因为路还在前方;因为最初的梦想没有到达;因为我要的幸福未完成!
TrackBack  [ Copy ]
http://tour.st800.com/trackback.php?id=180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旅游-Sichuan travel
四川旅游-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成都旅游·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74号
China Sichua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1 ST80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Powered By Dongjin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