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旅游索引 :: Travel
博客索引 :: Blog
链接 Links
2005-11-15 03:15:36  By: tours 
贡嘎行记 一只永远在睡梦中的驴(1)
贡嘎行记 一只永远在睡梦中的驴(1)
 

  人自从回广州后,我就开始腐败的旅行生活,不登山不徒步,势要把自己变成一只猪才甘心。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可以借机减肥的机会,于是五一就和一伙北京的好友,齐齐转贡嘎山去。

  贡嘎山被称为蜀山之王,主峰高7556米,而与主峰相连的山峰在6000米以的达45座。“贡”是藏语的堆积着长年不溶化的雪,"嘎"是白色的意思,贡嘎意为白色的积雪。据那谁谁说这座山的登山死亡率是90%,以咱这水平,登!是没可能的,只能在半山腰围着走一圈就是了。

  转贡嘎的路线基本就是:六巴--贡嘎寺--草科,又或者是反过来,总之是不出其右,具体下面再说。六巴和草科是能坐车到达的最后一个地方,而它们中间最高要翻一个4600米的子梅垭口,这也是这条穿越最高点,一天要上升800米左右,也算是有点点刻苦。

  如果说去年是我旅行的火车年,那今年就是飞机年,人工没涨,倒是越坐越高级了,什么世道啊。在五一前连续上足14天班,其中一半是早上3-4点收工,本来还想去之前跑跑步什么的,结果最后只能在电脑前用脑袋跑步了。

  29日,早上4点下班,12点又回到公司,把一些自己的工作再做一些,就往机场去。办理行李托运的时候心中默念,别超重别超重,果然!天助我也,19.5公斤,刚刚好,幸好一早把两台相机放在小包里,心中暗喜。

  由于朋友们都早我一天到了成都,所以29号他们是从成都到了康定,而我就是一个人在成都呆一晚了。有件事一定要说说,就是也有号称青年旅馆的交通宾馆(就在新南门车站旁边),俺一下飞机就直奔那儿,想着在这儿住一晚上,大房间是30元一个人,是符合国际标准了。

  我说要登记,服务员说:请拿护照。我说我没有护照,只有身份证啊。
  哦,我们这儿是男女混住的啊。
  我说:没关系啊
  但公安部门怕不安全
  俺说:不要紧啊,我觉得安全
  不是,是怕你和外宾一起混住,外宾不安全

  NND,明显的岐视!那标间多少钱啊?(想想两个包和明天的早车,我忍!)有,自己看价钱。K,240。

  我走!

  哼哼,跑到新南门车站大厅的上面,30元,交通宾馆去死吧!

  第二天一早出发去康定,新南门车站人头涌涌,放眼望去,有70%都是穿着冲锋衣、冲锋裤的年轻人互相交谈,一副武装磨拳擦掌准备出发的样子。快30度的天气,他们不热吗?当然,人家的事我管不着,找好自己的位置,戴上帽子、太阳眼镜,兼头巾包着脸,我开始进入梦中。

  早上7点的车,下午2点左右就到达康定。足足有一年多没有见过我亲爱的朋友们了,快到康定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已经设想了N个重逢的场面,拥抱是肯定的,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会不会嫌弃我走不动呢?可我一向都是以走不动耍赖而自居的啊,不知道当我走不动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像以前一样陪着我走,帮我背东西呢?如果他们不理我,我可是要死在山里的啊。

  想那么多是没有了,在康定客运站门口等了一会儿,车子就来了,是山羊皮,这厮换了件新的冲锋衣,腐败!!接着走了两分种车子就停下来了,哇,我的亲人们啊,一个个都没变也没老,人都到齐了,连我三男三女,正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最佳组合。拥抱寒喧两句,然后装包出发到今天的目的地——上木居。

  从康定坐小面的先到六巴乡(160公里),按原计划应该是再租马到上木居,原来这儿已经修好一条土路,于是直接转另一辆面的到上木居。到达上木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钟,由于已是海拔3600左右,入夜后温度更是骤然下降,同志们纷纷换上加衣加裤一片混乱。此时更要联系好明天一早翻垭口的向导和马,无奈,现在是挖虫草的季节,村子里面剩下的都是妇孺,想找个壮丁很难啊。来了几个年轻人,一口价咬死要4天1000元(其实只是两天,另外那两天只是他们自己的回程,包一个向导两匹马),贵S了,还一分钱不肯减,他们说现在一天挖虫草最多能赚700-800块钱。我们说800也不行,就算了,大不了自己背呗,就起程找营地去了。唉,看来我们这程改为挖虫草更为实际。

  由于一个个男同志们都是出名的把腐败进行到底,自残到极点的人,因此带的东西自然丰富极了,经大家协商同意,我们今天的晚餐大概就是:西红柿番茄紫菜蛋花汤、美国脆皮肠煮挂面、羊肉泡馍、玉米糊糊等等,那些什么炸菜、整瓶的辣椒酱、火腿等俺就不提了。

  吃吃吃,8点吃到9点,喝了一肚子水,睡觉去!两个女孩怕睡不好和高反,吃了安定;另外的个别男同志也有不想吃亏的,也吃了。俺为了大家明天的行程顺利就算了,如果吃了安定,恐怕第二天中午也睡不醒。

  这晚好像下冰薄了,我也好像做了不止一个美梦,正要干什么美好的事情的时候,“叭…叭…叭”谁那么坏按喇叭吵我?原来天亮了。

 

  风雪交加翻垭口

  一大早按喇叭的原来是一个自荐的向导,两天800元一匹马和他自己,6个包啊,我们原来想找两匹马的,但向导坚持一匹马驼5个包,他自己再背一个没有问题,那他没问题,我们自然也没有问题拉。

  早餐依然是汤汤水水的,这天虽说是被摩托车吵醒的,但还是属于自然醒,大家当然不着不急的,晒晒帐篷、打打闹闹就到了11点,出发!

  今天是30日,一大早已经见到有两个队伍准备上山,其中一队成都来的7个人,全部自己背包,其中有些还是新包、新鞋的,年轻人就是冲劲十足!队中还有几个帅哥,可惜就是太年轻了些,他们比我们早两个小时出发,不知道能不能追上呢?

  好久没爬山了,大家说说笑笑就出发了,今天按计划会翻4600米的四梅垭口,全程大约走5小时,如果天气好的话就在垭口扎营,以便看日照金山。小楠尽管一直高原反应,但还是匀速前进,而山羊皮作为队长当然不紧不慢紧跟其后,远处看就像两人在春游香山一般,很写意。大家一边走一边和师傅研究怎么挖虫草,看看怎么能够在爬山之余挖几条虫草回家(当然,这是属于白日梦的一种)。山上挖虫草的人真是不少,沿途不断能够看到不同的人一拔拔地在山上挖虫草。

  只用背相机的我当然还是有点轻松的,但一路景色仿佛昨日的风景,没啥拍照一路走。快上雪线了(4100左右)就追到了比我们早出发两个小时的成都队伍。这一路一直上升,他们都背着包,不容易啊。渐渐上雪线,翻垭口。大家走着一个约50-60度的斜坡,山上的雪逐渐加厚,但雾很大,五米之外啥都看不到,而且因为是泥土混合,所以走一步退1/3的进度让人很气馁。最讨厌的是看不到顶,因为全是雾,所以我隔一段时间就叫一叫前面的自在猫,问他到顶了没有,但他的回答一直让我失望。

  大口地喘气,大口地呼吸,忽然听到猫的叫声,到顶拉。动力来了,马上发力往垭口顶走去。好大的雾,而且气温急剧下降兼下着冰薄。山上此时已经有大约四支队伍,我们一队,成都他们一些人,还有两拔人是从山的另一面番过来的,已经扎好营。我和猫最先到达,考虑到风大下冰薄,日照金山是肯定无望,又怕在这儿扎营其它人会有高反,所以两人瑟缩在风雪中,等待其他人上来再作打算。

  没穿羽绒的我,身上的汗早就干了,然后就开始发冷,我忍!忍啊忍,过了20分钟左右,最后一个队员上来了,大家都意识到在这儿扎营太过冷和有高反的危险,因此决定稍作休息就下山找个平地扎营罢了。

  休息了大约15分钟的样子吧,决定下山。由于雾实在太大,成都一队因为没有向导也不敢贸然行动,于是决定两队一起下撤。向导和马这一路上升走得比我们都慢,可下山却像安装了飞毛腿一般,转眼就不见人,下山的路迂回曲折,不停急转弯,大家于是实现人盯人战术,一个看一个,要是看不到前面的就大叫。于是——满山都响起大家的叫声,这个叫:谁谁,慢点;那个又叫:谁谁别走那么快。总之就两个字:喜庆!这是我觉得的,我觉得大家的叫唤声此起彼服很有气氛,很有互相帮助的团结精神,毕竟在山上嘛。只是这么高的地方不停叫唤脚还不停地走,就是有时叫得有点喘气就是了。

  冲冲冲,1.5小时后又是我和猫猫先到达一个相对平整的营地。这儿地方不大而且都比较倾斜,只好将就着找个相对平缓的地方扎营,想着可以早点把营扎了,等后面队员来了就可以休息了。营没扎好就听到另一队有人在后面扭到脚了,后来知道好像是新鞋还是啥的关系,唉~~

  晚上呢,嘿嘿,终于有位长得太高的男同志躺下了,啥都吃不下。而千里MM依然对应了她:一过3800就有高反的信条,也倒下了。我们剩下4个人,继续汤汤水水。可惜到了下半部分,天突然下了大冰薄,大家鸡飞狗走,连忙收包收食物收鞋,狼狈之极。

  晚上睡觉前惦记着,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看到日出呢?可惜羊皮GG的1500克绒睡袋太暖和了,听千里MM说,我两秒之后就不醒人事了,真奇怪,我感觉我没咋睡呐。更奇怪的是,我又做梦了,正在甜梦当中,就听到昨晚高反的大鹤说,快出来,看日出。
 
 

  贡嘎寺朝圣

  今天的天气异常晴朗,蔚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几朵棉花似的白云,就在营地面前的贡嘎山脉终于向我们展示出它雄伟的一面,可惜这儿是向东,太阳在山后出来,没有所谓的“日照金山”,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认为这是因为我们在出发前受到康定活佛加持和祝福的缘故(其中一个队友和活佛是朋友),所以即使昨晚下大冰薄,今天也能见到贡嘎山的真容。做早餐期间,各人纷纷摆出各种自我感觉良好的pose拍照,由于没有带镜子,并且每回在山上我都会因为睡的太多而眼部浮肿,因此我对于自拍也就没有太大兴趣了,但充当别人的摄影师,还是很有兴致的。

  按计划,今天要经过上子梅村(约1小时路程),然后到贡嘎寺(10KM,来回5小时左右)再到下子梅村(共40公里)。按向导说法,他的马也只会把我们送到下子梅村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就半天功夫,这钱真是容易赚啊。半天之后我们就要开始自己背包了,惨啊,我的恶梦很快就要开始了。

  山羊皮告诉我那都是下坡路不要担心,我说真的吗?他说真的。我说你能保证吗?功略上都这么说的啊!我呸!我老写功略也不见得全部是对的,一定是下坡罗,要是有上坡我就不走的哟!

  收拾好细软,大家哼着歌儿就出发,天气好极了,太阳公公丝毫没有吝啬他对我们的热爱,一转眼功夫,太阳把大家晒得喉干舌躁,还得不断脱衣服。虽然我号称“登山骆驼”,但不知道是不是疏于锻炼的关系,这回喝水特别多,特别奇怪的一点是,我一天不停地喝,可以整天都不上厕所,真是越来越变态呀。

  原来我们的营地离上子梅村十分近,转眼功夫就到了。于是马夫向我们介绍说,如果我们不去登山大本营,行李就不必要拉到贡嘎寺了,回来去下子梅村是同一条路,把包放在这儿的藏民家就可以了。

  上子梅村这儿只有三户人家,称它为村,实在有点小题大做。每家藏房都有3-4层高,十分气派。房子前面都是大片的草地,由于季节的关系,草地上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种的是什么庄稼,只看到他们各自用与人一般高的木栅栏围着,旁边是小桥留水,在山上看下去,村庄四面环山,很有世外桃园的感觉。

  把行李放到其中一家最大的藏房里,这应该是村长的家,兼做旅社,是很多人到贡嘎山登山大本营前的落脚点。各自带一些干粮和水,大家又出发了。开始的路是一路下坡,下下下,都是陡陡地下,听着山谷下孱孱流水声,我们一直向山谷的最底部下降。下坡路走了一半见到两个超级腐败旅行者,一男一女两个人,各骑一匹马还有一匹马驼行李,他们是从反方向转贡嘎山的,相互交换了一些信息后,女孩子说:看你们这么走,估计要4个小时 才到贡嘎寺。我呸!

  超50度的下坡路大约走了30分钟左右吧,谷底到了,经过一个小桥,我抬头一看!密密麻麻的树林把天空给遮住了,上,上升了,向导指了一下路,告诉我们一路上,上到没有路可上的时候就到了,接着他就回去了,什么向导啊!

  上升的路都是痛苦的,各自用自己的速度前进,我和猫GG又跑到了前面。

  咦,那十几公里路没白跑嘛!走得挺快的嘛。咦,你也会喘气的?

  我K,我是人我怎么不喘气呢?!猫GG自从知道我去年曾经背着包跑过十几公里后,就一直有点愤愤不平,估计是觉得我这种烂人怎么就能跑这么远,他说他就没跑过十公里以上了。我想说,那十几公里不是我自愿的,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我还想如果老天爷说我不跑可以,但拿去我生命中的半年时间,我也愿意了!一年就不行,太长了。

  想想想,说说说,走了一个垭口又一个垭口,每次当我以为已经到最高的垭口了,走到上去,又是另外一个垭口。于是我骂:他妈的,接着大鹤GG幽灵一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要骂脏话。很可惜,当我累的时候,我就要骂了。

  走着走着,我由第一走到最后,又由最后走到前面,没有办法,我就是登山徒步者里面的“破罐子破摔”形,我已经交待大家:“你们走得快,就不要等我,不见我也不要紧,反正是一条路。我要不想走了,就在路中等你们,你们把吃的留下,我的相机拿去,到了贡嘎寺象征性地帮我拍两张,那我也当作我曾经去过那儿了。”

  “阿黄!你少说两句,快走!”

  走路的时候很闷,通常我会和大家讲一些开心的事情,例如下山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去KFC买一对苏丹红烤翅,没有苏丹红一号不要紧,二号也可以;我还要M记甜筒;还要一碟大大的蒜苔炒肉丝,说到蒜苔炒肉丝,没有哪间餐馆可以和四川路段火车上的大厨相媲美;大鹤GG因为一条淀粉含量太多的香肠而搞得高反(我说这摆明是籍口嘛),于是我又整天在他面前提王中王……我敢肯定,没有了我,他们爬山的时候会少了很多乐趣,所以我有些时候要他们帮我减减负,要求也不算过份嘛。

  走到最后,地势慢慢开阔,终于,2.5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贡嘎寺。寺庙正在装修,没有什么让人惊喜的地方,守寺庙的老人带我们去各个室参观,最后我们还喝到了酥油茶。这儿住了两拔人,一对广东来的男女,骑马上来的,真幸福。另一个伙好像要去登山大本营的,从贡嘎寺到登山大本营的冰川听说还有6个小时的路,我们没有带背包上来,肯定是去不了。

  休息了约40分钟左右,下山。下山丝毫不比上山轻松,一路怎么走的,我都不记得了,估计又是游魂中。

  接下来的仿佛做梦一般,下山到最后,剩下三个女孩和山羊皮GG,由于我走在前面走错路是固定节目。因为面对着大片的草地,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幸好房子就在前面,我直接踩着草地就向房子走去。傍晚的天突然下起冰薄,又是冰薄,天天下,烦不烦!接着看到不同方面来了不同的队伍,今天应该是5.2号,国庆人流也到了。

  到了村长家,3层楼的窗口都看到穿着冲锋衣的人头,房前有、院子有、远处有、近处有,好久没见过这么多人,数数约有60来人,真夸张。我们不停留,找到向导又接着往下子梅村走去。

  半小时后到达,扎营,吃!

  终于出山了

  一般人去登山露营,晚上的节目总是十分丰富和有意义,如聊一下各自的经历,熟一点的更会讲一下理想、谈人生,再不济也来个杀人游戏或者拖拉机什么的。我们这伙人除了小楠是比较少一起爬山外,其余都是熟得不能再熟的朋友了,兼且大家除了吃,似乎没有更大的嗜好,于是那两副扑克版背了4天也没拿出来过,只要有空余时间,我们的节目只有一个:吃!

  扎营后就开锅了,人以两个锅为界自动分为两拔,这边厢在讨论究竟是煮巧克力奶、咖啡、果珍还是西红柿紫菜蛋花汤,那边厢就讨论他们的酸辣汤是放牛肉、羊肉还是猪脚。最后结果肯定都是吃到捧着肚子然后入睡,我出发前想借此机会减肥的愿望,彻底落空。

  如往常一样,早早就睡然后第二天早早地起。

  今天的行程似乎是这么多天来最艰苦的一天,因为要自己背包。从下子梅村到巴王海15公里左右,巴王海到界碑石20公里左右,海拔从3300米一直下降到2500米左右,中午在巴王海午餐,中途不休息一直到界碑石。出沟之后,从界碑石到草科约25公里,这段路可以找到面包车,但前提是能够打电话把车叫上来,而电话在哪儿呢?没信号,这个电话就成为悬念。

  山羊皮又一次向我们保证,今天肯定都是下坡路,因为功略都这样写,而且海拔一路下降嘛。哼,信不过。把东西重新分配了一下,就出发了,我觉得我的还包是这么重,况且我比别人多了两台相机和一堆胶卷。

  走了不到10分钟,第一个小坡出现,不是都是下坡嘛!无言。在之后的15公里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上坡下坡上坡下坡,每一个坡都是50度以上,虽然都是30米左右很短,但就像过山车一样,不停直上直下,无穷无尽的。我背着包,越走越慢,越走越累,我心里想着:我要摔倒就好了,那就有人背我了。于是我尝试把脚踩到大石头上,期待自己可以把脚扭了,可惜俺骨头太硬了,没事;又尝试在下坡的时候跑快两步,看能不能摔跤,还是不行!真气死我了。

  这一路都是在山谷中行走,右边是流水、悬崖,左边就是山,路仅仅够一个人通过,由于海拔渐渐降低,身边的树木也渐渐高大起来。远处的白云,偶然出现的高山杜鹃已经不再吸引我,伴随着我的,只是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我不知道别人在漫长无聊的徒步中想的是什么,对于我,我只会看着脚下已经被前人踏出的路,心里想着:路是人走出来的,没人走也不会有路,而我,也为这山路的形成,贡献着自己辛苦的脚步。不停上,不停下,我很不明白,为什么开路的人,不能平移着,顺着山势而开路,为何非得又高又低的,好玩吗?我就这个问题请教了我们的硕士生——山羊皮GG,硕士生无言,“嗯,原来这就是硕士生”每当我问了一个我们的硕士生都不能回答的问题时,我总会这儿总结(基本上这个理科生从来就没能回答出我的问题),没多久,已经把山羊皮GG气个半死。除此之后,我每次从高处看到下面的时候,无论在飞机上还是悬崖上,我都有往下跳的冲动,这是为什么呢?

  走了两个小时左右,我们看到了远处泛着蓝光的巴王海。休息的会儿,山羊皮过来掂了掂我的包,嗯,女孩子里面算重了。K,当然重拉,我来的时候40G,现在少说也还有30多G!那把你的相机给我吧。我毫不犹豫,马上就把包里的相机兼一袋衣服给了他,好人还是多啊。虽说看到海,大家都以为快到了,“望山跑死马”又一次证实了古人的英明。TNND,走了一个多小时那海还是海,还是离我们远远滴,只是稍微大了一点点,我被彻底击败,走得像蜗牛似的,垂头丧气。

  巴王海终于在我濒临崩溃的时候到了,5月正在枯水期,水不多,一桩桩树根在水中央,显得很孤独。午餐的时候见到一个向导,他告诉我们,快到了(我告诉你,当地人说的快到啊,什么还有两个小时啊,都别信!他们自己都没表,怎么知道呢?基本他们说的你乘以2就已经算准确的了),而且还是下坡。我不相信。

  休息半个小时后,出发!出发前,我把另外一部相机给你大鹤GG,HIA HIA HIA,这个时候,相机对我来说,只是负担,我就不拍了!

  这回真的是平路了,一路平缓下降,不过,这条路也是没完没了的,直到见到一个工地,工地旁边就是能够走一部车的所谓公路了。好久没见过路了,有点奇怪的感觉,明年的这个时候,大家就可以坐着车,到巴王海了。

  巴王海到界碑石20公里,其中有1/3就是这段正在修建公路,公路和山上的土路不一样,走在路上脚板开始生疼的。界碑石到了,可是,电话呢?人呢?车呢?都没有,只好继续走。那种感觉,死一般,我走得都要崩溃了,严重落后在大家的后面,我告诉他们,你们就不要等我了,要是我走不出去,你们把吃的和帐篷放在路上,我就在这儿扎一晚营就算了。大家还是还给我一阵白眼。

  “你每回都这么说,不是每次都完成了吗?”猫GG总是那么好。

  走着走着,大鹤GG的脚底已经磨出泡了,还是很耐心地跟我开着玩笑,陪我走。最后,走了两个小时吧,走在前面的队员把一部小面的找来了。那司机真聪明,知道这两天有很多人出书,因为就过来接了,如果等我们走到有电话的地方,估计我已经死了。

  功略

  相信所有队伍在完成了徒步的旅程后做的事情都一样,就是吃和睡,我们当然也不例外,所以之后的事情乏善可陈。倒是终于和小楠JJ进行了一番比较有意义的谈话,她是队中唯一已婚人士,当她被偶问及为什么这么早就结婚了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十分精警的说话:"早点结婚,可以让自己在出去的时候少犯很多错误。"
  下面是简单功略、费用和草科司机的电话,让后人少走冤枉路。

  Day1:

  成都-康定(0700-1430,最早一班车为7:00,最后一班车应该是10:00)

  交通:新南门车站,大巴110元,依维柯100元

  康定-六巴(1500-1800,面的400元)-上步居(1800-1900,另一部面的,120元)

  交通:因为康定的车跑到上步居太远,所以要在六巴换车,都是面的。

  住宿:上步居扎营,旁边有水源,有藏民居住。

  Day2:

  上步居-四梅垭口(20KM,徒步5小时,上坡)-离上梅子村还有一小时地方扎营(一直大下坡,约1.5小时左右)

  注意:垭口是看贡嘎山的日照金山最佳地点,但要视乎天气而定,那儿刚刚是风口,如果天气不好,建议还是走吧。

  费用:向导和一匹马(800元,两天):这里找向导全部都要算回程,所以这里说的两天,也就是四天的费用。因为5月是挖虫草季节,所以壮丁都走了,我们的价格非常贵,大家下次去记得直接找上步居的乡长,请他代为找向导为马,公价是:向导60元/天,马65元/天。

  住宿:扎营,有水源。

  Day3:

  营地-上梅子村(1小时,下坡)-贡嘎寺-上梅子村(来回5小时,全上坡)-下梅子村(从上梅子经贡嘎寺到下梅子共40KM,单上梅子村到下梅子村40分钟左右)

  注意:

  1、其实不用在上梅子村和贡嘎寺之间来回走,可以从贡嘎寺直接到下梅子村。

  2、贡嘎寺到贡嘎山登山大本营的冰川据说还有6小时。

  费用:又被骗了,从上梅子到下梅子,还找了原来的向导,40分钟100元,他自己收钱的时候也觉得不好意思!

  住宿:下梅子村扎营,这里是全程第一次见到有水管的地方,当地藏民把山上的水引到自己的小园子里。水管藏在哪里,自己找。

  Day4:

  下梅子村-巴王海-工地-界碑石-草科(40公里,全背包)

  注意:

  1、下梅子村到巴王海(4-5小时左右),一路是过山车路,直上直下,走得人都疯了!

  2、巴王海是一个海子,并没有明显的落脚点或者营地,从见到海子到走到海边,估计要2小时左右。

  3、巴王海到工地约30分钟(缓慢下坡)

  4、工地到界碑石也约30分钟吧,正在修建中的石子路

  5、界碑石-草科(10公里左右),一路石子路,极为无趣,如果可能的话,最好第一天出发前就约司机开车到公路尽头接人,司机电话:邬小林,手机1388 1629 846,电话8887307,面的车牌号码:川T 72633(一个极爽快的年轻人!五官端正)

  6、草科-石棉(80公里,面的,15元/人)

  7、石绵-成都(90元,好像)

  全程费用包括所有极FB餐费、成都-康定,石绵-成都车费,(不算各自出发地到成都交通费),约为每人:800元。

  最后就是,明年的这个时候,大家能够直接坐车到巴王海。
TrackBack  [ Copy ]
http://tour.st800.com/trackback.php?id=155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旅游-Sichuan travel
四川旅游-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成都旅游·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74号
China Sichua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1 ST80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Powered By Dongjin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