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旅游索引 :: Travel
博客索引 :: Blog
链接 Links
2005-11-15 02:19:01  By: tours 
稻城秋天,我们的地老天荒(1)
稻城秋天,我们的地老天荒(1)
 


 

  这是为了稻城在网上聚集起来的7个人。下面的文章,一反一般游记按照行程介绍的套路,而是将每个人印象最深刻的片断节选出来。这不是一篇游记,而是一篇色彩讲座——在去过稻城的人眼中,没有去过的人都是色盲!
  
  片段一 夕夕的成都夜未眠
  
  三年来的每个秋天,我一遍一遍幻想着踏上通往稻城的路 ,最后终于成行,居然一个人背着行囊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去了。感谢上帝,赐给我这丰盛的旅途,赐给我这些陌生的朋友,一路相伴,将那本来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变成我们的地老天荒。在稻城,山中方七日,人间已一年。
  
  飞机在《三万英尺》的歌声中准点起飞,飞向传闻中无比惬意的成都。
  
  龙堂客栈坐落在最具成都民居特色的宽巷子里,以“不接待西服革履者”著称。小小一扇木门,进来是青砖木柱的三层楼,雕花窗棂、门廊,檐角还挂了大红灯笼。青石板的天井里,多种肤色的人在喝茶聊天。
  
  华灯初上,我和浮尘、老魏首先落座在食桌旁,三人举杯小酌,等待其他旅伴到来。久负盛名的冷锅鱼果然麻辣鲜香,两条鱼下肚,小吕出场了;酒过三巡,似水骄阳夫妇也到了,于是开始痛痛快快地推杯换盏。
  
  浮尘不甘寂寞,竟然跟一个法国青年耗上了,率领大家操着不大流利的英语辩论:这一夜的景象热闹极了,四个热血青年,群情激昂地围着一个老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小酒馆的老板也来凑热闹,友情赞助了我们所有酒水。最后谁也没能说服谁,本着国际主义的精神友好道别了。
  
  曲终人散已是凌晨,各就各位,幸福的旅程就要开始啦。
  
  片段二 小资老魏:塔公草原
  
  没遇到老魏之前,你可能以资深小资自居着,遇到老魏之后,你会发现,一个桃子,你不过剥掉了皮,老魏已经敲开了桃核吃桃仁呢。老魏能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无论身陷怎样狼狈的困境,他那副懒散的微笑,总能让人定下心来。在最卑微的尘土里仍然能花开得灿烂,是小资的最高境界了吧!一路走来,渐渐习惯了他各种不可思议的创意和道具:旅途寂寞时有CD和笔记本,阳光灿烂时有吊床和咖啡……
  
  告别丹巴继续前行,驶出东谷峡谷,路途豁然开朗,惠远寺就远远出现在草原尽头。一行白塔长长横亘着,阳光下闪烁出微微的佛光。转过经桶,礼过佛祖,再往禅房去见活佛。慈眉善目的一位老人,握住我的手时,温热从他掌心传来。
  
  继续翻山越岭,又不知翻过了多少山,在驶入平原的刹那,四面山上,忽然飘起了成千上万的嘛呢旗,几乎改变了山的颜色,煞是壮观。塔公寺到了。如茵的草地上,一抹红墙簇拥出金碧辉煌的一座宝塔,雅拉雪山在天边拔地而起,骏马在近处奔驰,假如天可以再蓝一点,阳光可以再灿烂一点,一切就近乎完美了。
  
  出人意料的情景戏剧化地出现在车子转过山去。蓦然间,百余座塔林扑面而来,经幡招展,如过江之鲫般涌入视线,令人瞠目结舌,原来真正的塔公寺在这里!
  
  傍晚时分到达新都桥。每个读过攻略的人都知道,在藏家第一庄充满藏族风情的院落里,可以靠在躺椅上,品一盏热热的酥油茶,悠闲地守候“日照贡嘎撒金辉”这闻名于世的奇景,是一种怎样的诱惑。
  
  新都桥又叫东俄罗,是川藏南、北线的分路口,海拔3300米,素有“摄影家天堂”的美誉。在我的号召下,我们在晚饭间隙,又往多山方向去寻找摄影天堂了。山脊缓缓地在天幕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浅草丝绒般铺展在山水之间,河水清且缓慢,四五头牦牛正安祥地在河边吃草,不远处小村落的炊烟淡淡升起。每个人都在拼命记录,从黄昏到日落,一直恋恋不舍。
  
  经典记忆
  
  之一:在任何一个能发现开水的地方,我的咖啡是永不离手的,而在初秋微冷的高原上,一杯热咖啡的享受,真是妙不可言啊,何况还是味道好极了!
  
  之二:小强说,他和小吕的相机只能偶尔放一两下冷枪,点射;我的相机是当冲锋枪用的,扫射。某外景地,小吕只照了两张,我已经照了50多张,这才叫过瘾!
  
  片段三 似水骄阳夫妇:四姑娘山
  
  两人很有夫妻相,都是圆脸大眼睛珠圆玉润的模样。似水骄阳更是标准的燕赵美女,惹得浮尘相见不久就忍不住搭讪道:“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宁静啊?”强哥的长处在于制造快乐,有酒就更有灵感。没见过强哥与似水骄阳划拳的人,很难体会什么叫夫唱妇随。最喜欢看他俩来那段“两只小蜜蜂”,左飞飞,右飞飞,两人动作协调,眉目传情的样子,四个字:我很快乐。
  
  晨光熹微,一行人已经起身打点行李,准时集合出发,4点多终于到达日隆镇,马不停蹄地去看四姑娘山的双桥沟。双桥沟纵深30余公里,一路行去,天上飘着细雨,山岚浓重,一丝一丝在青翠的山林间弥漫,远处已隐隐有了雪山的痕迹。近处,是潺潺溪水,和着若有若无的天籁。阴阳谷、五色山、日月宝镜、人参果坪、沙棘林栈道……双桥沟的景色走马观花地从窗前掠过,一律像是被水浸润的丹青,阴郁厚重,并不觉如何出色。但愿,是我们匆匆的脚步辜负了这山水,而不是这山水辜负了我们奔波千里的脚步。
  
  回城人人都归心似箭,那种感受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饥寒交迫。一碗热汤敌得过世间一切美景。所以大家很快有了一致意见,今晚一定要吃火锅。攻略里看到的卢二哥卢三哥统统不见踪影,巧遇了一个张二哥,推荐我们据说是日隆最好的火锅店。一大碗热热的茶,一大锅热热的汤,看的人眼睛都直了,两大盘肉端上来,肉色鲜美,赶快吃!哇噻,牦牛肉还真无福消受,咬不动!最后我们把所有能吃进去的东西统统扫荡掉了,吃得很高兴,像一群酒足饭饱的蝗虫!
  
  经典记忆
  
  似水骄阳称她老公为“觉迷”——特别热爱睡觉,坐车10分钟后,强哥甜蜜的鼾声均匀响起,除了偶尔被叫起来拍照,强哥的大部分旅程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羡煞了多少有高原反应的人!   
  片段四 浮尘:海子山苍凉落日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浮尘都可称得上一个风华正茂的帅哥,岁月在他身上几乎没留下任何痕迹,再配合他天生豪爽、率性,无论在男人抑或女人中间,想不招人喜欢都难。这次意外恢复自由身,让平时追逐身畔的蝴蝶们有了机会,所以一路短信不断,艳遇频频。但是他心里真正留恋的只有一个人,我们看到,他总是对陌生人微笑。
  
  昨天傍晚那一段阳光就好像是偷来的,早晨一睁眼,窗外依然是灰蒙蒙薄阴的天气,几缕晨雾斜抹在不远处的山岗上。于是我终究没能弄清贡嘎山是在哪个方向,就这样失之交臂了。
  
  再往前就到了著名的“世界高城”理塘,理塘海拔超过4000米,比拉萨还要高300多米。老魏开始向我们郑重推荐——我们已进入海子山古冰川遗址了。海子山海拔3600-5020米,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留下的古冰体遗迹。此时正是日落时分,落日让苍凉的色彩更加浓重,仿佛回到远古时代,天地之间就那么寂寞的空旷着,声音甚至没有回响,一切都是静止的,没有任何活动的痕迹。海子里的水也是静静的,折射出湛蓝湛蓝冰冷的颜色,散落其间大大小小的石头,还保留着冰川退去时的棱角,已不知来处去处,伴着水中冰冷的倒影,十年、百年……直到千千万万年。时间从此停住,生亦何欢,死亦何忧?
  
  再往前就是稻城,红草滩和杨树林是稻城秋日的标志,曾有人用“天堂的颜色在稻城”来描述。红草滩的生命,每年只有短短十几天而已,对于我这个匆匆过客来说,能看到它,应该是一种奢望吧。车到桑堆镇,前排的似水骄阳惊呼起来:“红草滩!!!”它在那里!车窗外,路边,即使在这样浓重的暮色里,它仍然铺天盖地的红着!我在草地边缘兴奋地奔跑,稻城,我来了!
  
  经典记忆
  
  我喜欢徒步,没有到一定要自虐的程度,所以当然也不排斥腐败,某种程度上还很追捧。于是某日,大家饥肠辘辘地在街上找吃的,由于意见不一致,把个小小的县城翻了好几遍也没定下来,我说:“不一定非要找最次的吧!”大家莞尔,1分钟之内就抢进路边小店坐好了。
  
  片段五 冷静行者小吕的丹巴
  
  小吕是个天生的行者,1.80米的瘦削身材,衬得一双长腿格外突出。跟他同行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他走得实在太快了。他为人冷静。当他一个人,带着一张充满风尘、疲倦、困顿、饥饿的面孔出现,面对一池碧波荡漾、水汽氤氲的温泉、水边丰盛的晚宴,还有三五好友殷切目光的时候,居然还能说出,“不行,我要赶回去,已经计划好了。”这就是小吕,冷静的小吕。幸好,小吕虽然冷静,却并不冷血,他也搞笑,也懂享受,在有人需要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伸出手……而且,一个热爱摄影、热爱美食、热爱马友友,又懂得一路收集花种的人,无论如何,总是受人欢迎的。
  
  丹巴位于甘孜州东部,丹巴美女是甘孜州最著名的人文景观。从日隆前往丹巴的路程只有半天,在丹巴县城用过午膳,决定不再赶路,我们有了一个下午在周边悠闲地游玩。到达甲居藏寨的时候,阳光明媚,风和日丽,衬得三三两两遍布山坡的藏族村落色彩格外浓烈。丹巴藏寨是嘉绒地区藏寨中最具特色的,几百幢民居依山就势融于自然中,把神秘的风水学说与浓厚的宗教文化底蕴融为一体,达到了“天人合一”的最佳境界。甲居藏寨普遍采用鲜艳的颜色作装饰,顶层外缘环围着嘉绒藏寨标志性的黄、黑、白三种色带,那门,那窗,那檐角,那横梁,描绘着日、月、星辰和宗教图案,无一不是色彩缤纷,艳丽极了,如此美丽的景色谋杀了我们大量菲林,我则是追逐着满山色彩饱满的野花拍个不停。
  
  经典记忆
  
  我的马步也是一道风景。在大渡河源头,我横刀立马,镜头瞄准惊涛拍岸的河水长达5分钟之久,纹丝不动,马步蹲得坚如磐石,从此就落下了大渡第一马步的称号。
  
  片段六 夕夕:珍珠海的下午茶
  
  亚丁自然保护区,方圆千余平方公里,主体是三座呈“品”字形排列的雪峰,在世界佛教二十四圣地中排名第十一位。我们要经冲古寺,到达洛绒牛场央迈勇营地,朝拜三座圣山。
  
  稻城到亚丁基本都是山路,因为海拔较高,山上的植被已经改变了颜色,大块大块的红、绿、黄不住交织,构成一副迷人的高原秋景。峰回路转,眼前豁然开朗,随着似水骄阳一声惊呼,第一座神山“仙乃日”赫然出现在视线里,每个人都激动不已。久违的太阳居然出来了,我们看到了仙乃日的全景,仿佛在对我们拈花微笑。
  
  打算在珍珠海消磨一个下午。站在山坡上远远望去,珍珠海仿佛跌落在仙乃日脚下一块纯净无瑕的翡翠。小憩片刻,老魏开始展现他的创意,在海拔4100米的湖边捧出了悠闲的下午茶,一杯杯热咖啡让每个人可以在午后阳光下,湖边小坐,慢慢品味。然后,居然在湖边树上挂起一张吊床,我欢呼一声就迫不及待躺了上去。人生的享受可以很奢侈,但有什么比得上珍珠海旁的这张吊床呢?
  
  强哥又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一包瓜子,于是四人席地而坐,一面嗑瓜子聊天,一面看夜色渐浓,月出于东山之上。
  
  黎明即起,依旧骑马上山,这回是向洛绒牛场进发。洛绒牛场曾是当年美国地理学家洛克寻找香格里拉时的宿营处,现在已成为前往亚丁背包客们最著名的营地,在各种攻略里口口相传。这里海拔4150米,被仙乃日、夏诺多吉和央迈勇环抱,是观看三座雪山的最佳地点。
  
  在营地整好轻便的行装,我们踏上通往五色海的道路。
  
  第一眼看到五色海,心完全空了。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淌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那么,五色海就是这样一面湖水了。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质,水面闪烁着奇幻的色彩,每走一步,都呈现出不同的变化,很难说清是什么颜色。我在湖边和老魏并排而坐,两人默默看着湖水,很久都没有说话。
  
  正在发愣,一声惊雷突然从耳边炸响,身后的仙乃日居然雪崩了!白雪如瀑布一样从峰顶直泻下来,云端隆隆作响,好一阵回过神来,仙乃日早已恢复了寂静。
  
  片段七 尾声:稻城的秋天
  
  我们把最后的相聚时刻留给了稻城的秋天,在静静的傍河,在金色的杨树林,在一见倾心的红草滩……青杨树林只有两种颜色:金黄金黄的树,蔚蓝蔚蓝的天。无论在什么角度,取景框里永远是一副绝美的图画。
  
  重访红草滩,几乎屏住了呼吸。红草像一片火焰在燃烧,把其他颜色统统烧离了我的视野。
  
  最后的晚餐终于在稻香食坊揭开了序幕。美丽的女老板把稻城所有的特色菜都摆上来了,药膳土鸡汤、麻辣火锅……当然,少不了青稞酒和酥油茶。酒不能无令,很快,强哥和浮尘就开始捉对厮杀,其他人自然不甘寂寞,把压箱底的酒令都翻出来了,两只小蜜蜂、青蛙跳、棒子棒子鸡、我的球碰你的球、美女色狼……可惜没人会五魁手,让老魏这个高手,着实寂寞了一把。一瓶青稞很快喝完,接着又是一瓶……火锅在桌子中间开得像朵艳红的罂粟,各种吃食不断倒下去,牛肉、羊肉、豆腐、粉条……可是抢来抢去,人人都抱怨连肉毛也没见着……
  
  虽然转眼就要各奔东西,此刻却顾不得离愁别绪,我们要纵情挥霍这触手可及的快乐。人生得意须尽欢,一场视觉盛宴已经刻在每个人的大脑褶皱中了。
TrackBack  [ Copy ]
http://tour.st800.com/trackback.php?id=131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旅游-Sichuan travel
四川旅游-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成都旅游·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74号
China Sichua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1 ST80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Powered By Dongjin Net